当前位置:
首页 > 南阳妇科网 > 生育健康 > 人流 >
每年900多万人工流产,未婚占1/3,“人流”低龄化已成严重社会问题

 寒假里藏着的心事谁能帮

近日,全国大中小学相继进入寒假阶段。记者从多家医疗机构相关科室获悉,每年寒暑假期都会迎来人工流产的小高峰,且人流低龄化的趋势非常明显。

有数据显示,我国每年人工流产900多万人次,这还不包括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工流产的数字。其中未婚的占比约1/3,未育的占比近50%,重复流产的占比超过50%。到底是何原因造成如此多的青少年进行人工流产?记者就此问题进行采访。

每年900多万人工流产,未婚占1/3,“人流”低龄化已成严重社会问题

广东深圳一名女孩12岁时被性侵产子,随后两年内又怀孕两次。

王苡萱摄

13岁少女流产后噩梦不断

在北京某妇幼保健机构计划生育科的走廊里,一个面孔青涩的女孩很引人注意,她叫小雪(化名)。13岁的小雪是个初中生,穿着校服,虽然长像稚嫩,却给人一种成熟的感觉。

小雪由妈妈陪同而来,从进医院那刻起,妈妈就不停地指着小雪的鼻子教训她,神情激动,还时不时用手指戳小雪的脑袋。然而小雪一个劲地低着头玩手机,偶尔神情木然地看着妈妈,顶几句嘴。临做手术前,母女两吵得越来越凶,妈妈狠狠地在小雪脸上甩了一巴掌,留下了一个红红的巴掌印。

每年900多万人工流产,未婚占1/3,“人流”低龄化已成严重社会问题

在小雪四五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后来又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小雪则一直和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

在小学升初中的假期里,小雪在同学聚会时,认识了其他学校一个比她大一岁的男生。两人因为好奇发生了关系,根本就没想过会出现怀孕这么严重的后果。因为怕遇见熟人,他们不敢去大医院,瞒着家长,男孩陪小雪来到一家很小的私人诊所做人工流产。

小雪告诉记者,从小学到初中,她没有上过生理卫生课。妈妈和她接触的机会本来就少,根本不会给她讲相关的性与生殖健康知识。姥姥姥爷平时把注意力都放在小雪的学习上,就连她饭量变大、身材变胖也以为是正常的长身体。小雪第一次怀孕了自己根本都不知道,直到一次去要好的女同学家,同学的妈妈看到小雪才发现异常。

“第一次怀孕发现时,已经三个多月了,没办法药物流产。诊所医生向我推荐了无痛人流,告诉我‘手术仅需3分钟’‘48小时恢复’‘术中术后无疼痛’‘不影响学习’。”小雪说,这让她觉得流产是一种简单、无害的小手术,“勇敢”地走上手术台。

纸里包不住火。小雪怀孕流产的事情还是被家长知道了。妈妈的态度让她伤心,对她又打又骂,还说她不是个洁身自好的好孩子。况且,她发现如此一来妈妈对她的关注比以前多了一些。因此,她决定选择继续叛逆。三个月后,她做了第二次人工流产。人工流产,伤害的不仅是青少年身体,还有精神和心灵。小雪说,两次流产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她常常恶心、头晕,甚至夜夜做噩梦,常常梦见死猫、死狗,情绪近乎奔溃。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完全无心读书。

每年900多万人工流产,未婚占1/3,“人流”低龄化已成严重社会问题

打工妹4年6次流产

今年25岁的赵晓蕾结婚快两年了,婚后她和丈夫一直尝试怀孕,可肚子始终没有动静。到医院检查后,赵晓蕾被告知,“流产次数过多导致不孕”。小两口到处求医,期待借助试管婴儿技术生育一个孩子,然而情况并不乐观。

7年前,18岁的赵晓蕾从四川老家只身一人到北京打工,一待就是6年。当时,她在餐厅当服务员,每天餐厅到宿舍“两点一线”,精神很空虚。就在那时,她遇到了前男友小王,餐厅的厨师。用赵晓蕾的话说,当时的她并不知道什么是爱情,只是觉得“有人陪伴挺好的”。

赵晓蕾说,和小王的第一次并不是出于自己的意愿。当她在小王租住的房间内为其庆祝生日时,小王向她提出了发生性关系的要求。面对男友“既然相爱,就要毫无保留”的话语,赵晓蕾最终没有拒绝,但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

“当时,我不懂避孕常识,小王也是一知半解。第一次‘尝试’后没有怀孕,让我们觉得怀孕没有那么容易。”赵晓蕾说。此后,她搬到了小王的出租屋内,过起了同居生活。

5个月后的一天,赵晓蕾突然感到恶心难受,她以为自己得了胃病,吃了一阵药却没有缓解。小王第一时间上网求助,得到的答案是女朋友有可能怀孕了。当看到验孕棒上显示的两道红线时,两个人彻底懵了。既没到法定结婚年龄,又对今后的生活没有规划,小情侣决定不要孩子,然而他们当时并不清楚人工流产意味着什么。

当时,医院的诊断结果显示,赵晓蕾已怀孕40多天。她怎么也没想到,生平第一次躺在手术台上,竟是做人工流产。“那是个春天的下午,阳光很好,却感觉医院阴森无比。”无影灯下,赵晓蕾感到子宫剧烈收缩,紧闭的双眼流下一串串泪水。手术医生训斥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然而,爱情的甜蜜让赵晓蕾很快忘记了疼痛。和小王谈恋爱的4年时间里,她做了6次人工流产,躺在手术台上的她不再瑟瑟发抖,甚至有些麻木。

“现在想想,当时真是傻得可以!每次手术后,医生都会叮嘱我做好保护措施,否则后果很严重。我却不以为然,认为年纪轻经得起折腾。”赵晓蕾哽咽道,“用6次流产当学费,算是给自己的人生上了一课。”

赵晓蕾的丈夫是他的老乡,两人感情非常好。当被诊断为不孕的那一刻,她在诊室哭得晕厥过去。虽然丈夫愿意和她一起面对,但赵晓蕾仍然每天处于恐慌中,追悔莫及。每当午夜梦回,她都会“想起曾经的荒唐,以及被人流掉的无辜孩子”。

无痛的谎言

除了小雪和晓蕾,让花季少女们勇敢走向手术台的,还有当下随处可见的无痛人流宣传。几乎所有广告都在强调“安全”“无痛”,就连诊所里的医生都说“随到随做,随做随走”,这让她们低估了流产的代价,对待性行为的态度愈加草率。

然而,无痛人流真的不痛吗?小雪说,手术后,麻醉药效一过,她就明显地感到了疼痛,并且术后多次出血。流产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小雪常常恶心、头晕,甚至夜夜做噩梦,情绪近乎崩溃,学习成绩也直线下降。

如今,在大城市、小县城街头,无痛人流广告多到无从躲避,花样也层出不穷。免费发放的钥匙扣、小包纸巾、打折卡上常印有无痛人流广告语,公交车的悬挂拉手也成了无痛人流广告争夺的“地盘”。“手术仅需3分钟”“48小时恢复”“术中术后无疼痛”“不影响工作和学习”等语言极具迷惑性和诱惑力。

赵晓蕾曾在老家某医院的墙上看到过一张海报。上面写着,“大学生做人流手术可分期付款,首付30%起”,并强调“活动只限学生”,让她感到触目惊心。

妇幼保健机构的医生告诉小雪,“无痛”不意味着更安全,它对身体造成的创伤,与传统人流并无区别。

链接:

不要让她们“一伤再伤”

人工流产低龄化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有关专家直言,青少年多元化的性与生殖健康需求,同目前针对这一人群提供的信息、教育及医疗保健服务之间,存在明显的断裂。

每年900多万人工流产,未婚占1/3,“人流”低龄化已成严重社会问题

江西省新余学院举行公益活动,向学生宣传性安全知识。

史云平摄

性观念的开放与性教育缺失

中国计生协发布的《大学生性与生殖健康现状调查报告》显示,76.4%的大学生接受婚前性行为;超过两成的大学生有过性行为,其中11%有过怀孕经历,9.9%有过人工流产经历。

然而,在性观念逐渐开放的同时,青少年并没有掌握足够的性与生殖健康知识。上述《报告》指出,仅有56%的大学生表示曾接受过性教育,但内容主要是生理卫生知识。在有过性行为的3639名调查对象中,16.4%的人未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只有50.2%的人明白“无痛人流的效果比其他人工流产方式更安全”的说法是错误的,28.9%的人误以为体外射精能有效避孕。超过65%的人在出现生殖系统症状时不寻求诊治。

“人流低龄化,与当前性教育的缺失有着必然联系。”中国计生协青春健康项目专家组组长苗世荣说,“进入青春期后,因为性的发育和成熟,少男少女对异性充满好奇,萌发与性相关的情绪体验,滋生对性的渴望和冲动,这都是正常现象。这也给成人提出了要求,即要为青少年提供性教育与咨询服务。然而,在这方面我们做得非常不够。”

苗世荣说,当前,来自商业广告、色情小说/视频等非正规渠道的性信息过多,而学校、专业机构提供的性教育严重缺失。这导致年轻人在从童年步入成年的过程中,接触到错误的、不全面的或者带有价值评判色彩的信息,从而有碍身体和情感健康发展。

实际上,早在2008年,教育部就颁发了《中小学健康教育指导纲要》,明确了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中三年级各阶段应该进行的性健康教育的内容。然而,各地进行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的情况、进度不一,有些地方流于形式,甚至几乎没有开展相关教育活动。

“小学阶段涉及性与生殖健康的知识停留在表面。初中没有专门的生理卫生课,相关知识在生物课涵盖一点、体育课涵盖一点,然而,无论是生物课老师还是体育课老师,都没经过性教育专业培训,授课质量没有保障。到了高中,学业任务繁重,性与生殖健康教育课程基本就没有了。”苗世荣说,他曾接到一个高中男孩的求助电话,称“女朋友怀孕了,两个人非常害怕”。虽然这个男孩了解一定的避孕措施,但又抱着侥幸心理发生了无保护的性行为。女友怀孕后,他们又企图通过“蹦跳”的方式促使流产,以躲过父母这关。“青少年对于性与生殖健康知识的理解掌握程度远远不能应对生活问题。”

学校的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相对单薄,家庭教育又如何呢?

北京市西城区青春健康中心在一项调查中发现,只有2.8%的孩子认为父母能够在性知识方面提供有用的信息,更多的孩子认为家长在性教育方面无知、保守。

“许多家长自己都没有系统科学的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更别说给孩子正确科学的指导了。”相关专家指出,当前,大多数家长作为启蒙老师,对性教育讳莫如深、避而不谈,认为孩子长大以后便可“无师自通”。越是这样遮遮掩掩,越容易激起孩子好奇心,于是便通过“互联网”“生活片”“色情小说”等不正当的途径了解性知识,从而受到伤害或伤害他人。

子宫的头号杀手

“真的是又气又恨又心疼!”上海市长宁区妇幼保健院妇女保健部计划生育科主任张祎明显感受到人流低龄化的趋势。这几年,张祎接诊的患者最小15岁,发现怀孕时已是中孕期,必须实施引产。重复流产也日益常见,有一个女孩多达13次。

“人工流产对女性健康和生育能力损害严重。每次刮宫都会使子宫内膜变薄,流产时间间距越短,损害越大。这些流产的女孩,成了潜在的不孕不育患者。”张祎说。

张祎告诉记者,人工流产会增加盆腔炎症、子宫内膜异位症、内分泌紊乱的发生几率,引起创伤性宫腔粘连,增加异位妊娠、反复流产、早产、胎盘异常的风险等,甚至引起继发不孕。对于青少年,除了以上危害,由于子宫发育不成熟,宫颈质地比较坚韧,人工流产手术的困难和失败的几率增高。反复流产中出血、子宫穿孔概率增高,也会导致不孕。

无痛人流不等于无害。张祎说,所谓无痛人流,是指在传统吸宫流产手术前,给病人注射麻醉镇静针剂,使病人在无疼痛状态下完成手术。而它对身体造成的创伤,与传统人流并无二致,还容易导致子宫内膜“沙化”。

张祎解释,以往病人在做人流手术时会因疼痛而出现呻吟,医生在操作时就会格外注意。但“无痛”让医患之间的互动缺失,缺少经验的医生由于病人毫无反应,容易出现刮宫过度,引起子宫内膜的破坏损伤并导致宫腔粘连,即子宫内膜“沙化”。“沙化”的子宫内膜如同被破坏的草原,难以孕育新的生命。

“很多女孩并不清楚人流会给身体带来什么危害,我们苦口婆心地讲,她们反而觉得医生危言耸听。”张祎说,不少女性觉得自己年轻、身体好、几次人流扛得住,其实这种认识是极为错误的。她提醒,女性应尽早采取可靠的避孕措施,不要让自己“一伤再伤”。

强堵不如疏通

“强堵不如疏通。”面对青少年性观念和性行为方面出现的种种问题,苗世荣表示,应建立系统的性教育体系,即学校、家庭和社会适时、适度、适量地进行科学的性教育,为青少年提供获得信息和服务的支持性环境。

苗世荣说,教育部门首先应引起重视,将性与生殖健康知识真正纳入学生的健康教育中,纳入学校的课程中。“全面的性与生殖健康教育,不仅是生殖知识,还包括态度与价值观、责任感、人际交往能力、做决定能力、人生规划等,要让青少年从知到行,学会做出对自己、对他人负责的决定。”

据苗世荣介绍,有的省份已把青少年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纳入城市健康发展规划中,和地方政府考核挂钩。在北京,清华大学附属中学进行的是“融入式教育”,即学校根据学生生理、心理发展特点,依据性与生殖健康教育的要求,统筹规划不同年级学生性健康教育计划,把教育内容分解到有关课程和活动中去,让各科老师、心理老师、班主任等各领任务、各司其职。

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苗世荣说,家长对孩子进行性与生殖健康教育义不容辞。要改善性教育观念,增强与孩子沟通性与生殖健康问题的积极态度和信心,为孩子提供科学而准确的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提高与孩子沟通性与生殖健康问题的能力。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郑真真研究员指出,医疗卫生机构应为青少年建立多渠道、多方式的服务机制,增强适合青少年特点和需求的服务能力,向未婚青少年提供免费避孕药具,通过宣教减少未婚青少年的不安全性行为、非意愿妊娠和人工流产。

据张祎介绍,上海市长宁区妇幼保健院从2013年开始开展流产后关爱服务,对每名到该院进行人工流产的患者包括伴侣,在手术前、手术中和术后随访时都会反复地进行避孕宣教,指导术后落实长效、高效避孕措施。同时,该院组织人员定期深入辖区内中小学进行性与生殖健康知识普及,并与街道和居委会合作,针对打工女性进行相关知识指导。

责任编辑:刘东丽